他在疲惫里沉湎的时间并不会太长,在战争的间歇里——请允许我把那称作是战争吧,他有时也会回过神来,在那短暂的闲暇里观察这个他出生的世界。那并非是什么寻常的眼神,与其说是意味深长,倒不如说像是孩童凝视着积木搭成的宇宙。
当他把眼睛转过来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的时候,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。


勺子真可爱——

评论

热度(5)